【权瑜】顾我无衣

权中心。史盲瞎写。CP只有孙权x周瑜、周循x大虎。不拆不逆。拒绝人身攻击。


天色犹如瞽者的双目,随着夕阳沉堕,逐渐遁入昏漠的黑。夜与风声联步徐来,檐下铜铃频频相击,月亮捧出死去的光,铺开在凋残的蕙草前。


孙权跪坐着,盯着一排排的灵位若有所思。他的双手叠在膝前,端正肃穆又漫不经心。他本不必为小辈如此劳心费力,但他在深深的宫闱中睡不安稳,便瞒着人来了。孙登陪周妃宿在娘家,他让他们不要来搅扰。他独自看着虚空中无限的一点,此一夜的遐想、此半生的顾望就此沓来。


九岁以前的事太久远了,他只记得家中变故不少,并于车舟奔波中度过最混沌的时年。在父亲的大丧事过后,他们又到了江都...

2018-12-07

【诸葛瞻中心】重器

主葛瞻个人向。有维瞻姜陈也有少许维亮暗示。拖了很久的复健文,很可能烂尾。或许会有原创人物出场。拒绝人身攻击。



年轻时陈寿喜欢听雨,更喜欢做梦。


不比洛阳疾涷的如刀似剑,安汉的雨柔情万种,它们或绽开浑圆丰盈的泥点,或缱绻地落入青草丛中,或与梁间雏燕喁喁细语。温毕课业,陈寿啃书已啃到两腮酸胀。他搔了搔蓬松的发髻,推开行蚁般的墨字,伏在案上听雨,并于春汛将至的消息中掩面睡去。


无须谦虚,他笔下有富丽汪洋,泻之千里而不可遏,看了他的文章撕书毁卷的从来大有人在。而他本人虽酷爱三传,颇习春秋笔法之精,但初始确更善史公襟怀。


后来陈寿到了姜维帐下,得闲便去...

2018-10-20

【水浒】泊舟卧听红蓼吟——论《水浒传》之美


以前为竞赛写的短文,很堆砌也不怎么样,但毕竟是水浒相关所以存个档吧。

《水浒传》以壮志凌云的豪阔气势被人称道,但鲜少有人关注,这部“天下第一豪书”的字里行间蕴藏着怎样驰魂宕魄的美感。

红蓼黄芦,青山碧巘,八百里水泊群星聚义,蓼儿洼宋公明埋骨水畔。书始书终,皆寄于水。“水浒”之传,即是发生于水滨的故事。从小说命名来看,除去“率土之滨,莫非王臣”这种阐释外,也应有衬托人物的用意。逝水阴柔,好汉阳刚,生反差之美,也相协成趣。此乃立意之深美。

《水浒传》的景物描写和意象运用也可圈可点。对于“雪”意象的运用,我所见最美的,不是高士独钓寒江雪,亦非才女雪中咏絮,而是林教头风雪山神庙。

寒风朔雪,冲天烈火,林冲就...

2018-06-10

【水浒性转】在水之湄〈2〉


依然全员性转。本次主打武松篇。复健段子没头没尾,无逻辑。基本照搬原著。不喜慎入,拒绝人身攻击。
前篇:在水之湄〈1〉

武二原是没爷娘养的。

自打她记事起,眼前就晃动着大姊的背影。那时的她也并不较武二高上多少,厚肩膀上却总挑着船一般的担子,迈出的步子夸张又滑稽,活像是在三伏天里拉纤的人,仿佛将那蒸透泥壤的炎炎烈日都挑在了肩上。

武二含着手指歪头望她,只觉那担子便是她的罪孽、她的磨难。但大姊永远是笑着的——纵使晨光与暮色日复一日地压弯了她的腰,逼迫着她早早地在风霜里摸爬滚打。她像贴着地皮生长的狗儿蔓,奋力绽放也只能矬矮地没入尘埃。

武二还记得,那扁担两头的扇笼虽盖得严实,香油揉进白面里的味道却遮藏不住。武二...

2018-06-03

【武松x石秀】遣行客〈下篇〉

杀嫂组拉郎ABO文。虽然质量很差但终于完结了。索然无味的结局。逻辑已死。不喜勿入,拒绝人身攻击。
顺便附上自剪的新水武石小甜饼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25006874




纵然见过无数的生离死别,他亦从未有过这种感受,那死亡曾亲吻了他的臂膊。有冰凉的舌尖滑过他汁水丰沛的血肉,细细的齿列温存地咬合,只留下持久的颤栗。

用刀亲自砍断手臂的瞬间,左边的身体骤然一轻,那习惯了沉重血肉的肩膀栽歪了一下,他就像个学步的幼童般笨拙、茫然。若不是鲁智深猛地拽住他的右手腕,他怕是会将骨骼的断面狠凿进泥涂中。

温热黏稠的血争先恐后地涌将出来,发河一般地淌,武松几乎能听见汩...

2018-05-14

【填词·武松个人向】酲时歌


二月份没更完武石的赔罪。初次填词,拒绝人身攻击。
原曲:《下弦の月》
作曲/编曲:黒うさP
原唱:96猫

最爱杯中物  更抵十轮霜
欸乃声里谱细浪  长笛起处烟水茫
谁谓河之广  俺道一苇航
襟前虎血见已干  仍笑三碗不过岗
酒酣新愁旧怅  古今皆忘
恣欢谑  祸福本荒唐
畴昔不与同污  后陷腥脏
惟痛饮  管它甚名堂

倘得杜康解忧  何存积怨难谅
说什么善恶有报恢恢是法网
应掣快刃急刀  勾销恩仇数账
凛凛丈夫毋惧立危墙

立世物知方  行道人有纲
埙篪合鸣难为响  鹡鸰在原竟成殇
堪恨无情辈  致使...

2018-02-28

【武松x石秀】遣行客〈中篇〉


杀嫂组拉郎ABO文。ABO详细设定可百度。本文简单设定如下:
乾元=ALPHA。中人=BETA。坤泽=OMEGA。
承契=泛指标记。暂息=暂时标记。疏涝=抑制剂。
汛时、潮汛=发qing期。
敏感处已走微博。

他在雾深处行路,太阳照不到他。

许是前夜才下了雨,雨水泡软了土壤,只留下一洼洼松软黢黑的泥坑。疯长的野草缀着莹莹的水珠,碰上了便落得个湿透鞋袜,淋得你满腔火气绞在心里。雨后的蚊虫少些,草木的幽香被山风一递一递地吹来,空气中还有些清冽侵肤的寒意,石秀却满不在乎,将衣袖挽至臂肘以上,只手提着刀,半低着头大步走。

石秀不愿承认自己迷了路径,上次与武松下山做事,恰赶上了潮汛,办得有所纰漏便也罢了。但现下他...

2018-02-12

【武松x石秀】遣行客〈上篇〉


杀嫂组拉郎ABO文。ABO详细设定可百度。本文简单设定如下:
乾元=ALPHA。中人=BETA。坤泽=OMEGA。
承契=泛指标记。暂息=暂时标记。永结=永久标记。
汛时、潮汛=发情期。
原著向。重发。有一点张冠李戴的鲁武和雄秀,洁癖小伙伴慎入。难以克制的ooc。肉渣会有但比较少。爽文无逻辑。拒绝人身攻击。

乾坤一元,阴阳相倚。

大哉乾元!万物资始,乃统天。至哉坤泽!万物资生,乃顺承天。日月、天地、雄雌、奇偶、律吕,此消彼长,盈虚损益,盖天地之常理,古今之通谊。

日夜更迭,‪四时‬轮转,乾坤相合,此乃长流不息之道也。

#

上天是厚待武松的。

他是一个强大的乾元,与生俱来的威压像是正午的太阳,足以让普天下所有的坤都...

2018-02-08
1 / 4

© 氏淮 | Powered by LOFTER